沈青

沈青川,陆至贺鸢《败于青梅竹马》己完结全文免费阅读

佚名 著 沈青川,陆至 贺鸢

时间:2022-11-25 19:49

去医院看闺蜜,偶遇刚离婚不久的前夫。 陆至看了看我的腰,有些嫌弃地开口:「你又吃胖了!」 我很生气,不客气地怼道:「你是瞎了吗,我这是怀孕了。」
  • 精彩片段

「贺鸢,你以为我会求你跟我复婚吗?」

陆至抬高音量,仿佛自言自语般问道。

「不会。」我答道。

最后陆至求我。

我震惊地看着陆至一边哭一边求我不要跟他离婚,回到他身边,回到从前那样。

我只觉得这个画面非常不真实,甚至有些好笑。

脑海里想的是,仿佛一件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,不再受你的控制,任谁都有可能觉得不习惯。

我以前听过一句话,当身处寻常时,寻常便是一种无聊,可以随意蔑视和遗弃; 当失去寻常时,寻常就成了幸福,成了渴求的目的。

陆至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。

我从前对他千依百顺,他习以为常。

如今失去了这种常态,他可能一时不习惯吧!

我便是那个寻常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:「陆至,算命先生给我算过了,咱俩没有以后了!」

陆至很愤怒地晃了晃头,停滞了片刻,他的酒似乎也醒了些:「贺鸢,那个算命的是沈青川他爷爷!他巴不得你和他孙子在一起,我不管,我不许!」

我气笑了:「陆至,我们已经离婚了。就算我跟沈青川在一起了,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!」

我一根一根掰开陆至抓着我的手指,无动于衷地看着他声音软下来,看着他整个人都趴在我肩头,哽咽道:「贺鸢,你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,你骗人。」

我突然想起从前我俩在直播间卖鱼的时候,有人跟陆至起了冲突,说陆至只不过是个卖鱼的,凭什么敢不满足他的要求!

我也不甘示弱,在直播间里怼他,从魏晋南北朝,怼到唐宋元明清,从浅到深,从雅到俗,说得对方哑口无言。

买就买,不买也别伤害。

我们正经做生意,又不丢人,何必被轻视?

可是事后,陆至怪我冲动,说我不计后果,在直播间公共场合不注意自己的言行,好几个小时没有跟我说话。

从小,他吃不完的饭我帮他吃,他打不赢的架我帮他打。

他却还嫌弃我吃得多,不斯文。

当时年纪小,总觉得这是亲近的人之间才会有的表达。越亲近,越不会顾虑太多。长大了才发现,不过是我在自欺欺人罢了。

我亲他,他说我矫情。

庄思月亲他,他就发朋友圈。

爱意究竟是怎样一点一点被消磨的?

Copyright © 2018 - 2022 tmtmm.cn All rights reserved